2017年03月28日23:13 北京时间

  原标题:山东冠县高利贷江湖:有人“实力”超吴学占 多家企业被逼跑路

  在冠县,高利贷商并非仅仅吴学占一人,而是主要有四家,“明着放的2家,暗着放的2家”。催债者通常的手段是发威胁信息、打骚扰电话、拉横幅堵企业大门,有的甚至在公司门口摆灵堂,放棺材送花圈,敲锣打鼓。

  一起由借贷纠纷引发的“故意伤害案”,将山东省聊城市冠县高利贷乱象推到了舆论风口。

  2016年8月3日,聊城市公安局东昌府分局将冠县吴学占黑恶势力团伙摧毁,“首犯”吴学占被抓。目前,该团伙有十余名成员已归案,仍有部分在逃,吴学占等已由检方批捕。

  北京时间“暴风眼”了解到,吴学占靠在赌场“放水”起家,后以地产公司名义对外放高利贷。包括多名冠县企业主在内的不同信源透露,在冠县,高利贷商并非仅仅吴学占一人,而是主要有四家。“明着放的2家,暗着放的2家”,“从经济实力来看,吴学占并不是最大的”。

  “模式都是一样的,放贷月息都在1毛左右,催债手段也有相似。”冠县某企业主说,催债者通常的手段是发威胁信息、打骚扰电话、拉横幅堵企业大门,有的甚至在公司门口摆灵堂,放棺材送花圈,敲锣打鼓。

冠县工业园不少企业借高利贷后,遭遇各种方式催债

  县城里的高利贷商们

  冠县城里的高利贷风潮大致掀起于2012年。

  冠县工业园一企业主李宇钢(化名)说,彼时,包括园区在内的实体企业并不景气,“大多数企业在贷款之后,只好依靠倒贷款维持生存,倒贷时间较短,10天或者8天”。冠县城里的小额贷款公司、投资公司逐渐增多。

  但由于资金等多方面因素,冠县城内很快便出现了投资公司或小贷公司关张现象,大致留下了4家主要的高利贷商。“名义上,吴占学是老大,但其实他只是看似名气大,实际上却是老四。”曾在冠县办企业的严四新(化名)说。

  北京时间“暴风眼”了解到,吴学占最初跟随赌场大哥“放水”起家,尔后注册山东冠县泰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(下称“泰和房产”),而“泰和房产”仅仅是吴学占经营高利贷业务的“外衣”,吴学占通常以月息2—3分揽储用于放贷。

  多名冠县企业主透露,4家高利贷商中,包括泰和房产和某投资公司,属于有门店形式对外放贷,另有2家企业属于暗着参与放贷,其中包括吴学占曾在赌场跟随的“大哥”闫某。

  他们的放贷利息都是一个模式:半个月内的,一天万元50—80元利息,时间长的月利息在6分到1毛。

  李宇钢说,4家高利贷商放贷通常以个人名义对外放贷。譬如说,吴学占通常以赵荣荣的名义对外放贷。

  北京时间“暴风眼”在裁判文书网查询发现,2015年7月27日,冠县人民法院针对一起民间借贷纠纷的判决书中,赵荣荣和吴学占同时作为原告班长洲的委托代理人出现,判决书中,赵荣荣身份为农民。

  企业门口设灵堂催债

  在冠县,高利贷商们的追债手段虽五花八门,但大同小异。

  冠县工业园某企业主刘衡(化名)说,通常的手段是,首先向借贷方发送威胁短信,用“呼死你”软件把你电话打爆,“言语要多恶毒就有多恶毒”,“不管是不是违法,他都会想尽一切办法折磨你,超出你的承受极限,达到催债的目的。”

  除了发送威胁短信外,堵门、拉横幅亦是其使用的常规手段。

  多名冠县企业主向北京时间“暴风眼”证实,位于冠县工业园内的某全国人大代表企业家,也曾被吴学占带人堵门催债。

  知情者透露,该企业家曾向吴学占借贷约200万元周转,由于银行下款慢,导致高利贷无法如约还款。“2015年下半年,吴学占他们电话威胁、在大门口堵门拉横幅,后这个企业家把济南的房子卖了还高利贷,但依然未能还清。”

  “还欠几十万吧。”该企业相关负责人向北京时间“暴风眼”说,但他否认吴学占等有堵过工厂大门。3月27日中午,一名正在厂内工作的工人回忆,确曾有人拉横幅堵大门,“不过时间不长”。

  多名企业主透露,2016年3月,一借贷人于某某被吴学占团伙疯狂追债,吴学占等人在路上拦截于某某,将其拖至路旁的树林,扒光衣服,用枝条抽打身体。最后,穿着裤衩的于某某,只得答应回家借钱还贷。

  北京时间“暴风眼”了解到,该借贷人于某某系冠县国税局一分局副局长,因涉及借贷纠纷,已被免去职务成为税务部门普通科员。但自2016年12月起便失联至今。

  多名企业主介绍,讨债方式除了堵门、堵人外,吴学占甚至在企业大门口设灵堂,放棺材,送花圈,敲锣打鼓。

  高利贷重压逼走企业

  “我们做实业的,哪用得起高利贷的钱。”闫四新(化名)说。高利息还贷、超常规的催债手段压力之下,冠县有企业家带着家眷开始跑路。

  3年前,闫四新曾在冠县经营一家运输公司。一次偶然的资金周转,让闫四新的公司掉入了高利贷陷阱。“借100万,还300万还不算完,借300万,还600万还不算完,就这样倒腾。”闫四新叹气说。

  还不完的高利贷重压之下,闫四新想到自杀,后被家人劝阻。实在逼得没有办法了,最终,闫四新决定离开冠县。如今的闫四新已在外地重操旧业。

  “我现在离开冠县那个小地方了,多的不存,也存个百来八十万了,一家人也过得很幸福了。”闫四新感慨,当年不该借高利贷。

  李宇钢透露,冠县工业园内,被高利贷逼走的企业有两三家,“一家老小都走了”,下边的乡镇也有不少。

  除了直接用贷的企业,为用贷企业担保的企业主同样受到牵连。冠县工业园某企业主谢飞(化名)就曾因为被担保方跑路偿还了数百万欠款。

  刘衡曾向北京时间“暴风眼”透露,冠县工业园约200家企业,50%到60%和吴学占的高利贷生意有关联,有的是借款,有的为借款担保。

  “吴学占就是个无赖,动不动就揍人、逮人。”闫四新评价说,吴学占曾在武馆做教练,武校有七八十个师兄弟,“我们正常人有家有老婆孩子,还得过日子,他作孽做得太厉害了。”

  此外,多名企业主向北京时间“暴风眼”透露,在2013年一次全县企业帮扶大会上,冠县县委主要负责人当着在场500多名与会者称要抓吴学占,但后来却不了了之。 

  对此说法,北京时间“暴风眼”欲向该负责人求证,冠县县委宣传部表示,目前,关于借贷纠纷事件,县里领导不便接受采访。

  北京时间调查 原创 肖鹏 李英强

责任编辑:倪子牮

相关阅读

领导没大格局,团队定一塌糊涂

跟格局小的人打交道,就像被缩骨伞夹住脑袋一样不痛快。

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

号外号外,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!行政命令有多强,买不了吃亏,买不了上当,是XX你就坚持60秒!

解读《西游记》官场文化

吴承恩的人生经历,决定了《西游记》背后必然影射着中国特色的官场文化。

村民为何自掏腰包改造小镇?

没有石油的生活,可能比如今这种依赖石油的生活更加有趣和充实。

  • 新一轮调控将把中国房地产市场带向哪
  • “假结婚”怎么成了一本万利的生意?
  • 暴君的软肋:朱棣竟怕自己的女婿
  • 尤氏是怎样在大观园内保住脸面的
  • 如果被辱的是于欢,他妈一定会这样!
  • 有多少人以朋友之名做“情侣”之事
  • 中国和加拿大的公园差异,居然这么大
  • 新浪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
    0
    太阳城娱乐城网址登入 33psb.com游戏怎么登入 申博太阳城网站直营网 菲律宾太阳城申博娱乐登入 网上百家登入
    申慱网上开户 新櫈娱乐客服主管 澳门银河开户 圣淘沙开户送88元最高占成 12博会员网最高占成
    世爵怎么充值 正规新博娱乐开户最高占成 齐发公司介绍 乐通百家乐最高返点 摩杰娱乐城代理开户
    成菲律宾牛牛游戏介绍 赌博注册开户 网上百家乐游戏登入 澳门24小时娱乐城城直营现金网 瑞丰摇钱树